返回首页
北京、浙江民政行政执法学习考察报告
发布时间: 2017-02-02   来源:省民政厅、南京市民政局

    为学习借鉴先进地区经验,更好地推进我省民政系统行政执法工作,省民政厅组成联合调研组,对北京、浙江两地的民政行政执法工作进行了学习调研。

    一、北京市、浙江省民政行政执法取得的成效

    北京、浙江两地民政执法工作已进入常态化、规范化阶段。

    (一)配备了专门的综合执法机构。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为北京市民政局所属正处级执法机构,编制为60名,纳入公务员序列管理。大队内设办公室、政治部、情报技术室、法制室和6个执法队。每年业务经费300多万。北京市所辖的16个区中,有6个区成立了执法队伍。

    浙江省的民政执法工作在省级层面实施归口管理,由省民政厅法规处负责,在程序上进行审查指导。在设区市层面,共有6个设区市成立了民政综合执法机构,为公务员管理单位或参公管理单位。

    (二)建立了一整套民政综合执法机制。一是明确了执法事项,北京市规定市级民政执法权为121项,区县级95项(其中区、县有86项相一致)。二是制定了行政执法工作规程,北京市民政局出台了《民政行政执法职责划分规定》、《民政行政执法案件移送程序性规定》等系列规范性文件;浙江省宁波市的民政行政执法规程包括总则、管辖、受理与立案、调查取证、形成调查报告、处理决定、送达和执行、结案和立卷归档、附则等九个方面78条。三是量化了执法裁量基准,北京市出台了社会组织、殡葬、社会组织等方面裁量基准,其他六类执法裁量基准正在加紧制定之中;浙江省以设区市为单位,实现了社会组织、殡葬管理、社会养老裁量基准的一体化。

    (三)探索了民政综合执法方式方法。一是由点向面扩展式。两地的综合执法都是从殡葬、社会组织领域开始,不断向民政的其他领域拓展,其社会组织类、殡葬类执法比较成熟,今年北京计划向社会救助、福利彩票销售领域扩展,实现民政9大领域执法全覆盖。二是由柔向刚、刚柔相济式。两地在综合执法初期,针对民政综合执法力量薄弱、经验不足的实际,共同选择将突破口放在有足够把握、充分依据的案件,确保所执案件经得起司法的检验和考量。由易到难,在积累了基本经验之后,再实施一些强度更高的执法攻坚。三是系统内综合执法与系统外衔接执法相结合式。对于民政系统内能够独立执法的案件,采取综合执法部门与业务部门紧密配合的方式。对于民政系统内不能够独立执法的案件,由执法部门联合其他领域的执法力量联合执法,浙江省衢州市在每年清明节期间,民政综合执法支队都要联合工商、消防、公安、交通等部门的执法力量实施联合执法巡逻,较好地保证了执法效果。

    (四)取得了较为明显的行政执法效果。两地通过加强民政行政执法工作,坚持执法与宣传、执法与服务、执法与规范等有机结合,取得了明显效果。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大队办案量达792件之多,实施了1500余次执法监察,在查处非法社会组织、非法经营公墓、公墓超面积建设、冒領低保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宁波市民政局执法支队主动作为,查办了寺庙僧人利用“当地福利院孤儿缺奶粉”的假信息进行募捐、未经批准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大肆开展金融业务等案件,纠正交警支队不按地名条例规定随意设置地名的问题。

    二、几点启示

    (一)领导重视,超前谋划。2005年底,北京市委、市政府根据2004年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关于“建立权责明确、行为规范、监督有效、保障有力的行政执法体制”的要求,把市民政局确定为全市5个改革试点单位之一,北京市民政局开始推进民政执法体制改革。浙江省把法治民政作为构建现代大民政四个核心目标(法治民政、贴心民政、阳光民政、数字民政)之一,高位协调推进民政综合执法工作。衢州市于2011年成立以政府分管副市长任组长,公安、工商、教育等17个部门为成员的民政法制工作领导小组,并紧紧抓住上轮机构改革的有利时机,及时将执法支队纳入参照公务员法管理单位,在2014年清理各种领导小组过程中,又将民政法制工作领导小组作为仅存的两个领导小组之一保存了下来。

    (二)适应形势,打造队伍。北京市民政局早在1995年就成立市社会团体管理办公室监察大队,1996年又成立了市殡葬管理行政执法队,为了适应综合执法的需要,于2006年8月,将两支队伍合并组建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浙江省民政综合执法机构建设经历了二次“翻牌”。第一次是2006年以前,按管办分离的思路,将殡葬管理所机构人员从殡仪馆和公墓经营单位中分离出来,成立殡葬执法监管机构,设区市一级称殡葬执法支队,县一级称殡葬执法大队。第二次是“翻牌”是殡葬执法机构上升为综合执法机构。2008年1月,经省编办批复,衢州市政府正式发文成立衢州市民政行政执法支队,机构性质为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统一归口民政部门的行政执法职能,核定人员编制10名。此后,浙江省民政厅积极推广衢州经验,采取重点突破、以奖代补、情况通报等方式,使综合执法机构建设快速推进。

    (三)提升能力,保障执法。一是加大招录法学背景专业人员的力度,北京市执法大队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人员占90%。二是加强执法业务培训,一方面,每年都要举办专题培训班;另一方面,把刚入队的执法人员送到劳动、工商、城管等部门实践,学习其他部门的先进经验。三是搞好执法前的模拟演练,在开始执法前,针对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要进行现场模拟。四是制作配发了执法胸章和证件,配置了执法记录仪、录音电话、照像摄像器材、笔记本电脑、便携式打印机等执法设备,建立了询问室、案卷室等执法设施,保障了执法工作的需要。

    三、加强我省民政行政执法工作的几点建议

    我省民政行政执法工作与北京、浙江等民政行政执法先进地区相比,存在较大的差距,主要表现在:在执法认识上,对要不要执法的问题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在执法主体上,还习惯于条块分割的业务监管体制,将行政监管与行政执法混为一体,缺少专门行政执法队伍;在执法实践上,仍然依靠整治式、运动式方式,专业执法水平低,行政处罚案件少。重实体,轻程序,习惯依靠传统工作手段,运用法治思维来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待于进一步提高。为此建议:

    (一)不断增强对民政行政执法重要性的认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民政部《关于全面推进民政法治建设的意见》等文件都对加强民政执法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目前,支撑民政工作法律法规规章非常多,再加上未成年人保护、农村留守儿童保护等新职能不断增加,业务覆盖领域、人群在不断扩展。如果不加强行政执法监管,各种行为主体的违法行为得不到及时纠正,对社会治理来说,势必会造成危害;对民政部门来说,势必出现失职渎职。因此,提高对民政执法工作重要性的认识极为必要。

    (二)做出加强行政执法工作的系统性安排。一是续加强法制机构建设,调整配强民政部门法规处(科)工作力量,并确保其主要精力和能力在承担包括指导民政行政执法工作在内的法治工作方面。二是采取制度建设先行的方式,启动一些基础性工作。比如:研究行政执法规程、分门别类量化执法自由裁量权、加强行政执法培训等,提升各归口部门的执法能力和水平。三是采取考核、奖励、通报等方式,促进业务处室、直属单位加强行政执法工作。

    (三)探索试点、整合推进行政执法工作。在组建专门的民政行政执法机构之前,各地可以探索在社会组织局增挂“民政行政执法大队”牌子,统筹负责社会组织、殡葬、地名等行政执法工作,试点执法工作归口管理,集中执法。条件成熟之后,应该建立专门执法大队。此外,要积极招录或引进法学专业人才,充实到行政执法队伍和法规处(科)之中,进一步提高执法效率和执法指导能力。

[ 关闭 Close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江苏省民政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Jiangsu Civil Administ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02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