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浅谈人物信息在《地名志》中的特殊性
发布时间: 2017-06-13   来源:中国社会报

    在编写《地名志》时,要不要提供有关人物的信息,按什么标准,写什么内容,如何表述?也就是说,要不要上人物?上哪些?怎么上?笔者认为,与地名有关的人物,属于人文地理范畴,作为地名的特殊信息,在编写《地名志》时,必须向读者提供,否则,应视为信息不完备、不齐全。但在操作时一定要明确范围和标准,以及表述内容和方式。

    注重历史作用  突出社会影响

    编写《地名志》涉及人物信息时,上《地名志》的必须是名人,这不只是看他的职务或称谓,而要看他的历史作用和社会影响。如古代宋应星,官虽不大,可是,他有《天工开物》这样的科学技术著作传世;况钟不过是个知府,但他为民请命,政绩赫然;王浩八,是明代万历年间,江西乐平一带揭竿而起、威震朝廷的农民革命领袖。又如近代詹天佑主持修建了我国自建的第一条铁路,是工程师中的佼佼者;陈寅恪,学识渊博,有“教授的教授”的美誉,而不是一般的大学教师;傅抱石,既没当过什么官,也无很高的学历,但他是我国近代驰名中外的美术大师;邹韬奋,忧国忧民,鞠躬尽瘁,是民主革命的优秀共产主义战士,是现代知识界的杰出代表,并非一般的新闻记者,故他们都是可以上志的人物。具体地说,对于封建社会的人物,一般以不超出《中国名人大辞典》的范围为宜;对于现代和当代的人物,可在《辞海》收录范围的基础上,从本地的实际情况出发,适当放宽。但是,对于健在者应从严掌握。

    区别不同情况  表述适当处理

    按照上述范围,需要上《地名志》的人物,可区别不同情况,作适当处理。一是名声大、影响深的人物,可写入县(市)概况。除了古今著名的文学家、科学家、艺术家、工农革命领袖以外,对于封建官吏,不能单纯用职务标准衡量,不管他是当朝一品的宰相,还是小小七品县令,主要看他的政绩、声望和历史对他的评价,以及是否有著作传世;对于现代和当代政界、军界人物,写入县(市)概况者,一般应是省、军级以上的;现代的、当代的反面人物和“中性”人物,如要写入县(市)概况,要从严掌握,必须是全国知名的、或煊赫一时的。二是一般的名人,只在有关自然村词条中注出。三是介于上述二者之间的可在有关乡、镇概况内表述。

    坚持实事求是  评价注意分寸

    无论是在县(市)概况或乡、镇概况表述的,还是在有关自然村词条注诠的,一般只是提供与地名有关的人物信息,如:人物的生、卒地和其他有关的、重大的、有意义的人文活动等,而不对人物作评介。即使要评介,也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史有定评的,按定评写;尚无定评的,不妄加褒贬。对于“中性人物”,更要注意分寸。如江西省分宜县的严嵩是史有定评的一代奸相,虽然他的诗文不错,书法也属上乘,但是,如果要把他写入县概况并予评介的话,我们就不能只谈他的诗文和书法,而避开他从政作为的要害问题。

    限定区域范围  编写紧扣地名

    在《地名志》中,提供与地名有关的人物信息,不应超出现今的行政区划范围,也不宜追溯太远。譬如,民族英雄文天祥原籍是现今江西省吉安市富田镇,此镇原是吉安县的辖域,现属青原区管辖,因此,吉安县就不必去写他了。又如,历史名人欧阳修的老家是现今江西省永丰县沙溪镇,此镇原是吉水县的辖境,后划归永丰县的范围,所以,应由永丰县在《地名志》中表述。如果各地都按照当时的辖区范围,把文天祥、欧阳修都写进各自的《地名志》中,就容易产生混乱,把读者搞糊涂。

    此外,笔者认为,《地名志》与《地方志》不仅在内容上有广狭深浅之分,而且在编排体例上也有所不同。《地方志》是一方之志,它可以分门别类地编“天文志”“地理志”“人物志”“艺文志”等等。而《地名志》,仅仅是“地名”这个门类的志,故在编排上应将地名的基本特征和与地名有关的政治、军事、自然、经济、文化、人物、民俗等其他特殊信息,全部写入概况或其他词条里去。也就是说,一切紧紧扣住地名,一切纳入地名,因此,不必在《地名志》内写专文评介人物,也不宜采取《地方志》的“人物志”的编排方式去编排。否则,就会编写得有点不伦不类。

[ 关闭 Close ]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导航
江苏省民政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Jiangsu Civil Administ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02124号